热知识
搜狗翻译怎么用
66键盘怎么正常打字
有道词典收藏的单词在哪里
iphone就寝怎么用
搜狗阅读怎么热博rb88唯一官方网站翻页
微博怎么注销
酷狗音乐怎么投屏
微博怎么认证
网易云音乐锁屏怎么关
微信聊天记录备份

网页都在看

芳华里的何小萍(苗苗饰)是怎么疯的?

  《芳华》里的何小萍是怎么疯的?

  

  转入正题,《芳华》中何小萍从一个初到军营充满梦想的女孩到战争结束后精神失常,经历了三次打击。某种意义上说,是冯小刚和严歌苓暗藏在电影《芳华》中的英雄主义集体主义由建构到解构的一条暗线,把握这条暗线,电影主题也就呼之欲出了。

  

  第一次打击,作为军营新兵,从渴望融入到受到嫌弃,这是大家小家的破灭。何小萍是刘峰从乡下接到文工团的,因为政治原因,自小没有父亲的呵护,常常受人欺负,为了进部队,改了继父的姓。以为进了部队,就没人欺负他了,结果还是成了集体的笑话,战友们嫌弃她,母亲对她不闻不问,父亲也因身体的原因,在劳改中去世了,大家小家温情不复存在。

  

  第二次打击,作为刘峰战友,从精神寄托到轰然倒地,这是理想主义的幻灭。在文工团,只有好人刘峰肯帮助她,照顾她。刘峰是60年代的活雷锋,苦活、脏活、累活,只要有人需要他,他就会立马赶过去帮忙。所以,我们看到了:吃破了的饺子、帮炊事班捉猪、唯一进修名额让出、抗洪救灾砸中腰不能跳舞做起木匠的活——赶制沙发,当然还有每次进京必带回的其他同志的慰问品。在她不幸的文工团生活中,刘峰就是那一抹光,照亮了她生活所有的黑暗。忍着腰痛,会陪她训练,会在父亲劳改去世伤心难过时,给以安慰。刘峰的好,是中央空调式的好,不分彼此,但还是让何小萍忍不住倾慕。可以说,在何小萍心中,刘峰不仅仅有父亲大哥暗恋对象的身份,更有理想主义的梦幻色彩。后来,刘峰因“触摸”事件被下放,何小萍去宿舍看他,走之前看见别人异样的眼光,高喊:“刘峰,明早走的时候我送你。”走下神坛的刘峰,离去的时候也只有一人相送,好人因为“触摸”被永远地淹没。何小萍的高喊,可以看做是一种恶作剧,也可以看做是一次勇敢,无声地发起着对所有人的控诉,更是她心中神圣理想主义的幻灭。

  

  第三次打击,作为战地护士,从经历生死到大红大紫,这是英雄主义的破灭。小萍在高原演出时,起先装病,但被政委一番感天动地的口号激发了英雄主义的豪情。“向何小萍同志学习,向英雄的骑兵团学习!”虽然高质量完成了演出任务,但是最终却被悄悄下放野战医院,颇具讽刺意味。在前线,她因舍身保护烧伤战士突然真的成了英雄,但当她面对鲜花和掌声时,却突然疯了,精神科的医生给出了解释:父亲劳改,母亲改嫁,弟弟妹妹也都欺负她,得不到关爱;到了文工团被耻笑,被当成笑话,在前线看多了鲜血与残酷,成为英雄的那一刻,弦没绷住,就疯了。可我们都知道,真正的原因在于英雄这个称号的毁灭,小说中,她精神失常后喃喃地不断复述“我只是普通人”——这就是见证。后来,因为观看文工团演出,她找回了作为舞者的记忆,在草地上独舞,溶溶夜色,没有舞台,没有灯光,没有掌声,但一切美得让人流泪……这是英雄到凡人的回归,这是英雄主义的破灭。

  

  总之,何小萍由正常到失疯,再由失疯到正常的暗线,使《芳华》成为继上世纪70、80年代之后,唯一一部新时期伤痕电影,其社会意义艺术价值更为重大。